您的位置 : 我爱图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我在东北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9-09-11 13:58:09

我在东北那些年 连载中

我在东北那些年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那血 分类:职场 主角:冯斌林如月

甜宠新书《我在东北那些年》由冯斌林如月倾心创作的一本职场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那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是一个计划经济时代,经济很不景气,大学生毕业找工作成了老大难问题。冯斌大学毕业也后,应父母要求回到东北沈河区创业。在回家的路上,冯斌邂逅了杨阳美女。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冯斌在一家商场找到了工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祥符音乐专修学院虽然也教授文化课,不过毕竟是专科学校,依然要以音乐为主。以前冯雪寒只是在每周两节的音乐课上接触过一点点音乐方面的知识,相比那些专业课程来说,以前学的那点东西简直是九牛一毛,这让冯雪寒大为头疼。钢琴是每个学生的必修课,她是寝室里唯一没有钢琴功底的学生。琴房虽然二十四小时开放,可是就寝时间是有严格规定的,所以冯雪寒即使想熬夜练琴也做不到。

那真是一段处处充满磨难的生活啊,冯雪寒看着熟睡中的周帅,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

冯雪寒在李春云的陪同下,暂时离开了这个伴随她童年成长的城市,前往北京去办理祥符音乐专修学院的相关入学手续。那里的一切都是崭新明亮的,然而对于这个父母处心积虑劝说她好长时间的决定,冯雪寒没办法坦然接受,她不明白,为什么爸妈非要选择她,而不是那个淘气的弟弟。她在矛盾中挣扎,她想让弟弟代替她去,而又不忍心将这份想家的愁绪让弟弟品尝,于是她只好在心里自我开导,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那里是个美丽的学校,北京是个美丽的城市。她明知道这些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没有吸引力,却还是强迫自己逆来顺受地接受了这一切。

飞驰的列车上,李春云看到沉默寡言的女儿,做母亲的直觉告诉她,女儿此刻的情绪一定很消沉。她想尽办法想让女儿高兴起来。列车员推着零食车一遍又一遍地从她们身旁吆喝走过,李春云不知用了多少种语气来询问冯雪寒要不要吃点什么,冯雪寒的回答都是不想吃,甚至都有些不耐烦了。李春云劝说她睡一会儿,冯雪寒这一次甚至都没有看她,只是两眼直勾勾地看着窗外飞速而过的景色。

“妈,我不在家,你可得好好看着阿斌。”冯雪寒似乎在没话找话。

“你弟弟就知道闯祸,可不像你这么听话。”李春云用那双温暖的手抚摸着冯雪寒的额头。

“我不在家,他肯定高兴死了,没有人管他了。”

“不会的,你弟弟最喜欢的就是你了,你放心,妈替你管他。”

先前一直目光茫然的冯雪寒,这时才露出久违的笑容,好像一提到弟弟,她的心情就会变得愉快。这两个孩子从小就形影不离,李春云完全明白女儿的心情。她想起自己之前的天真想法,简直羞愧难当,简直不配做一个合格的母亲。都说女儿和妈妈的心灵是想通的,可是她呢,怎么可以认为女儿会真心喜欢来到一个陌生的学校读书,远离温馨和睦的家庭,远离一直以来为之依赖的亲人呢。可是她没有退路,想到将来所要面临的风险,她就没有勇气带着女儿回家。冯万海说得没错,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小小的房子早晚会容不下他们,即使现在一家人安分度日,将来也会抓耳挠腮,到时候该面对的一样要面对。她用余光不忍心地打量了一下心情略有好转的女儿,只好不断地宽慰自己,拿别人的家庭作比较,拿那些早早就学会自立并最终成为栋梁之才的孩子作比较。她相信女儿的毅力相比那些孩子也毫不逊色,而且从女儿以往的表现来看,她必将成长为一个坚强的人,到那个时候,她会感谢当初父母为她所做的一切,会心存感激地孝敬父母,最重要的,女儿会嫁个一个有出息的男人,不会走她的老路。

事情果然出乎李春云的预料,她本来以为在分别的那一刻,女儿会跑过来抱住她痛哭一场,没想到女儿却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平静,以及对新事物的惊喜之情。

祥符音乐专修学院是北京教育产业发展初期的产物,平时校门紧闭,大多数学生都是外地来的,完全是寄宿制管理。李春云对女儿不放心,在临踏上火车之前,还特意跑了一趟学校。

“感觉怎么样?”李春云顾虑重重地问道。

“挺好的,妈,你回去吧,我不想让别人看到。”冯雪寒羞答答地说。

“那妈就回去了。”李春云松了口气,“你爸和阿斌在家我也不太放心。”

听到妈妈说要回去的那一刹那,冯雪寒强忍着泪水,始终保持着令人放心的微笑。但是她明显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她差一点就说出“我想回家”这四个字,只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封住了她的嘴,因此她只是无声地点了点头。

“那好,妈走了,要听老师话,快回去吧。”

李春云目送着女儿匆匆走进教室,实在放心不下,又偷偷摸摸地走到教室的后门,从门玻璃向教室望去,寻找着女儿那灵巧的身影。当她终于看到女儿坐在座位上,她放心了。李春云带着一颗踏实的心,踏上回家的路。

火车于当晚12点左右抵达,一直勤俭持家的李春云也不得不叫了一辆出租车,忧心忡忡地赶回家。她好像天生就是个为家而活的女人,这种传统家庭主妇最大的毛病就是总以为家里少了她仿佛就会乱成一团。等她用钥匙打开了门,走进家门的时候,客厅一团漆黑。她尽量不发出声响,只想静静地躺到丈夫身边,安安稳稳地睡一觉。经过这几天的奔波劳顿,她着实感到疲惫,心里头也对生活有了新的感触。生活远没有她想的那样简单,只依靠两人那点微薄的工资,是不足以应付将来的生活的。

此时虽然身心疲惫,可是李春云却睡意全无,她真想唤醒鼾声大作的丈夫,推心置腹地聊一聊将来的打算。她早就有个打算,她的一个同学在多年以前就开了一家饭店,如今人家生活很好,她也想试试,就从小吃铺开始做起。她一直把这个想法藏在心里,等待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跟丈夫商讨。她工作的那家小服装厂的效益一年不如一年,原本只是负责为企业生产工服,还生产一些颜色单一的床单等基本纺织生活用品,如今的集体所有制单位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工人接二连三地下岗,就快轮到她了。她觉得时机已经迫在眉睫了。

李春云用手轻轻地碰了丈夫一下。这一下并没有唤醒丈夫,冯万福翻了个身,继续享受睡眠的快乐。冷静的思维再次替代了刚才那颗火热的心,李春云意识到自己这些想法有些急于求成,于是重新让情绪安分下来,不管有什么想法,此时此刻也不是讨论的时候,这种关乎家庭未来命运的严肃话题,必须要等待丈夫头脑清醒的时候再说。李春云从冯万福呼出的气息中闻出一股刺鼻的酒精味,猜测他今晚必然是喝酒了。

在她送女儿去北京的这两天,作为一家之主的丈夫竟然都能撇下儿子和老人,在外面喝得昏天黑地。一想到这些,李春云突然有一股冲动,想用怒吼把睡梦中的丈夫叫起来,质问他究竟还有没有责任感。李春云平躺在床上,胸口起起伏伏,心情难以平复。如果只是气愤,多年来安分守己的她是懂得如何慢慢疏导自己的情绪的,然而生活终究不想让这个传统女人过上那种传统家庭主妇的幸福生活,还要在她那已经裂开的伤口上残忍地撒一把盐。冯万福口齿不清地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梦话,令李春云差一点笑出声来,可是这笑容挂在她脸上还不到一分钟的工夫,就被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给粉碎了。冯万福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不断地叫着“素婷”这两个字。

听到这两个字,李春云瞬间麻木了。什么女儿,什么儿子,什么未来的希望,自己的憧憬,在这两个字面前都显得脆弱无力。这两个字多么恐怖,直接夺走了她所拥有的一切,夺走了这个只属于她的男人。

素婷,素婷,李春云翻来覆去地在头脑中重复着这两个字,身边的冯万福又陷入深深的沉睡,如雷的鼾声使李春云觉得这个没良心的男人好像是个局外人。那个叫潘素婷的女人,是丈夫单位的人,李春云努力回忆她的容貌。她们并不算熟识,但潘素婷曾经到家里做客,她又怎么会不记得。她是个气质优雅的女人,一头乌黑的披肩直发宛如清风吹拂湖面,碧波荡漾。眼神灵秀而沉静。她个子瘦高,给人一种压迫感,仿佛那种深藏不漏的高手。也许李春云在想象中将潘素婷的气质抬高了,可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回忆,她都不太可能看上自己这个老实巴交,甚至有些懦弱的丈夫啊。

难道是冯万福一厢情愿。李春云刚冒出这个念头,随即又打消了,一厢情愿决不能让丈夫连睡梦中都在呼唤着对方的名字,他们之间必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故事。泪水在失控的情绪下顺着脸流了下来,流到了枕头上。李春云闭上眼,强迫自己调整呼吸,可是嘴角依旧在抽搐,胸腔在不停地颤抖。她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想着女儿此刻正在宿舍里睡得香甜,想着女儿还小,暂时不用经历这些只有女人才能经历的痛苦,心里多少有了一丝安慰。

逃避是这家人的共性,这种共性不仅在幼年的冯斌身上得到体现,在冯万福和李春云身上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李春云决定将刚才听到的和想到的,全当是自己在极度疲惫状态下的胡思乱想。睡吧,一觉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生活照常进行。女儿暂时独立了,她只需要照顾一个孩子就行。无形的负担减少了一半,她本该高兴才是。自我安慰的方法在这种时刻起到了关键作用,她趁着这种想法占据大脑的短暂时刻,强迫自己睡着了。

小说《我在东北那些年》 第9章 逆来顺受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科幻小说
  3. 女强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