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我爱图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更新时间:2019-10-28 17:30:16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连载中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风雨各一程 分类:武侠 主角:易天甄若兰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的小说,是作者易天甄若兰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情缘类型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北宋末年,杨家将西征西夏全军覆没,仅有浑天侯穆桂英孙媳等三人逃脱并生下一双遗腹子取名易天、字山河,易地,字江山,两人在生母及其侍女分别带领下遁入江湖,成长为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角色。在对外战争对内倾扎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俗三侠为我们大家安危考虑能出此良策也算难能可贵!不过兄弟我倒以为不必如此惊慌失措!首先后面的这些人不像、也不应该是晋阳双煞的同伙。至于晋阳双煞他们虽然摆成战斗队形,但估计正是因为注意到我们身后这些人的到来才采取这种行动的。何况即使他们想对我们前后夹攻,他们也干不成的,他们现在首先得对付庙里冲出来的人。局面马上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我们一直等待的机会来了,大家听我号令,真定长师兄与几位俗大侠悄悄向铁佛寺靠近,抓紧搜索寺庙并救人,我们负责监视这两帮人,如果需要,想法拖住他们不让他们进寺庙!大家快些行动,记住不要纠缠,得手后立即撤出来!”

出此变故,长书红不仅没有惊慌,反而突然兴奋起来,三言两语后直接带领大家兵分两路行动起来。一路由真定常山在和沧州七俗中的几位直接向铁佛寺冲去,他自己却和剩下的人却进一步靠近晋阳双煞他们,意在监视那两帮马上就要打得不可开交的家伙。

从理论来说,这样安排也算属合情合理。不仅是他确实想亲眼见识一下晋阳双煞他们的功夫,最重要的也需要看住他们、防止他们突然反过神来冲向铁佛寺。如果说后一种理由足够冠冕堂皇,前一种理由也不能说是多么无足轻重。毕竟,作为他这种武学修为的人,能亲眼见识一下两帮与自己武功造诣不相上下的敌对双方拼死决斗,无论如何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白白放弃岂不太令人可惜!

还好因为局势变化太快,他们这一帮人已经成了最不受人注意的一方。再说,他们也许从来也没有受到过别人注意。估计正因为这一个原因,他们才得以神不知、鬼不觉地靠近了对方,就差面对面看他们打架了。

经过长期、紧张的对峙,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并开始有所行动。各方一直保持的宁静也最终被打破。

天刚蒙蒙亮、寺外众人处于最疲惫的时候,先是突然传来消息,沧州官道上有大批武林人士正朝这里赶来。晋阳双煞他们不得不打起精神、爬起来开始严阵以待。

恰在这时,铁佛寺大门突然洞开,从里面有八只鼓鼓囊囊的麻袋像垃圾一样被扔了出来。

众人有的还没来得及反应、有的则正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呢,大门里突然传出一阵马蹄声,但见四十多匹奔马风驰电掣、疾冲出来。

马上的家伙一个个极其强悍,动作更是干净利索。有意思的是,他们也全是一身黑衣,连脸都是蒙上的,与外面守着的晋阳双煞他们竟然几乎是一样的打扮,让人多少感到有点莫名其妙、甚至有点好笑。

至于那八个被扔出来的麻袋显然是他们投石问路用的,用意是防备外面人的强攻硬弩。重要的是,麻袋竟然是被他们用长长的绳索拴着、绳索的另一头系在自己马鞍上。只见最前面的几名骑士冲出大门后,各自手腕一抖,竟然又将那八只麻袋拉回自己的身边并被横放到了自己的座前。难能可贵的是,在做这一切动作的时候,他们的马匹奔跑速度丝毫不减、并直接冲上庙门口的官道。

也不知道这帮小子到底是如何将这么多马匹藏在小小的铁佛寺的?也真够难为他们的了!

“堵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晋阳双煞也不含糊,随着一声高呼,身形像离弦的箭一样迎面冲了上去。那些刚才还昏昏欲睡的手下也一声呼啸、迎了上去。

他们确实有点小看这些对手了。双方尚未直接接触,那些从庙里冲出来的黑衣人便一个个突然连珠箭突发,一阵阵箭雨简直密不透风地射向晋阳双煞他们一方。

更没想到的是,这些从庙里冲出来的黑衣人一个个不仅是骑术好手,而且更是百里挑一的神箭手。这一阵箭雨马上就给晋阳双煞他们一方来了个措手不及。虽然他们大多数人都是武功好手,但因为距离太近、加上双方又是迎面相撞、几乎将速度提高了一倍,虽然大家急忙闪避、或者想用武器隔开射来的箭簇,但还是有十数人中招。鬼哭狼嚎声不绝于耳,铁佛寺外自然变得恐怖万分,让人感到一阵阵胆颤。

好歹晋阳双煞手下这帮家伙也都是些亡命之徒,又或者他们得到的命令是绝不放走一个人、甚至也许只是慑于晋阳双煞的威严、不敢不从,虽然前面箭如雨下,仍然毫不迟疑地继续冲向庙里的黑衣人、试图堵住他们。

事实证明,他们有点过于托大、也有点太相信自己的实力了,再加上他们也许根本就没有料到里面的这帮人竟然全是骑兵,自然丝毫没有这方面的准备,现在试图用血肉之躯、或者仗着自己的功夫想挡住他们,实在是有点力不从心。

人都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关键时刻就看出领头的、或者说领军人物的重要性了。

只见晋阳地煞大喝一声,旋风双斧绝招祭出,风一样冲向那些骑兵,双斧旋转,眨眼之间就有五六名骑士跌下马来。不仅他们的坐骑马足被斩,连同上面的骑兵也受了伤。与此同时,晋阳天煞的鬼头大刀也向那些骑兵们招呼起来,一会功夫已有三人被斩于马下。

晋阳双煞一方见此战果自然是声威大振。剩下众人齐声鼓噪,跟着晋阳双煞一起与对方短兵相接起来。

只是对方显然也非平庸之辈,而且是做足了准备。虽然他们只有四十来人,但绝对是千挑万选的勇猛死士不说,手底的功夫也绝对不弱。尤其是当先一位领头的更是凶悍无比,手里的狼牙棒上下翻飞,简直如入无人之境。晋阳双煞手下那些手持短兵器的黑衣武士哪是他的对手,霹雳啪嚓一阵乱响,就有七八个人兵器被击飞不说,连带要么手臂折断、要么干脆就是脑浆崩裂。另外一位手持天罡大斧的青年更是骇人,一记吴刚伐薪,竟然有两个黑衣人被生生地拦腰砍断,哪阵势简直就是一个惨不忍睹!

终于,争斗双方的主将各自找到了对手。使狼牙棒的精壮汉子对上了晋阳天煞闫万兆的鬼大刀;而那个手持天罡大斧的青年自然对上了晋阳地煞的双斧了。至于双方的手下也都知道自己现在上去也是白白送命,所以暂时只能充当拉拉队的角色,分居双方为自己的主将助威呐喊。

对阵双方一方是名震江湖的武林好手,一方是驰骋疆场的沙场骁将;一方是突出去就是生、突不出去就是死的困兽犹斗,另一方则是堵住啥都好说,堵不住就是颜面尽失。可以想象,一旦动起手来,势必是不死不休,更将是动地惊天、鬼神皆惊!

对阵双方、当然也包括其他旁观者几乎都屏住气息,既提心吊胆、又期待万分想看看这场高水平的生死对决。

一切似乎都要等到主将决斗后再做定夺!这就是所有冷兵器时代战斗的规律和精髓!

现在这种状况,如果主将分不胜负,从庙里冲出来的黑衣人即使能突围出去,恐怕也得付出惨重的代价。因为,如果不能将晋阳双煞干掉或者击败,他们肯定会紧追不舍,自己一方就是逃得了初一也逃不过十五,代价也将无法承受。无论从哪一方面说,这一决战都难以避免,而且宜早不宜晚,最好在对方对方援兵来到之前解决这一问题。毕竟自己一方是深入对方腹地执行特殊任务的,既无后勤又无援兵,一切全得靠自己这几十个人。

从庙里出来的两位领头的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一摆武器就要来个先声夺人。

但见那位使狼牙棒的汉字催马而出,手中狼牙棒一记泰山压顶劈头就向晋阳天煞闫万兆头上砸去。这一棒砸下,力道何止千钧!

对面的晋阳天煞闫万兆更是非同小可,甚至可以说是数得上的内家高手。齐鲁八怪也好、沧州七俗也罢,最多只能望其项背,连一直非常自负的的真定常山在也是一招就被他击成重伤,可见他实力之恐怖。不然也不会在短短的几年之中就会得到朝廷重用,地位更超过了他们的引荐人齐鲁八怪。

然而,即使晋阳天煞面对这雷霆一击也不敢掉以轻心!看到对方冲过来的速度太快、自己根本就无法躲避,再说了一上来就躲也就会给自己一方军心士气带了影响,所以虽知有些吃力,但还是硬着头皮一记霸王举鼎将鬼头刀平举过头顶、想抵得住这致命一击。

然而,他确实低估了对方的实力,又或者是他对自己的内力造诣过分自信,又或者那个黑衣人不仅仗着自己兵器上的优势再加上马上的冲击力,居高临下本就占尽了天时地利,尽观闫万兆凝聚了十成内力,但是仍然无法抵得住。只听到铛啷一声震耳响,晋阳天煞手中的那把鬼头大刀竟然给砸得变成了麻花。不是他功夫了得,紧急关头连续两个后滚翻才退到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外,哪怕仅仅是稍微慢上一点,恐怕已经是脑浆迸裂了。

好歹这家伙江湖名声的确不是白来的,手上的实力更是一顶一的拿得出手。一招过后,他已经明白刚才那一次对招简直就是以己之短对敌所长,吃亏哪是活该。

只见他虽败不乱,身形一转并顺手从自己手下那里夺过一把大刀、欺身再上,又与使狼牙棒的斗在了一起。

这次他可吸收了上一招教训,不再与这家伙以硬碰硬,而是展开身法、一碰即走,把自己平时很少使用的绝招昏天黑地刀法使展开来,绕着使狼牙棒的家伙不停游斗。要知道这晋阳天煞可是好手中的好手,不论是武功招式、内力修为还是打斗经验,无论哪一方面都算出类拔萃。尤其是现在策略对头,场上局面马上就得到了改变。虽然暂时仍然不占优势,但已经扭转了一开始那种几乎一边倒的趋势、战成平手。考虑到晋阳天煞以内力修为见长,久斗下去也许会越来越明显也不一定。

特别是现在这种局势,随着天光越来越放亮,时间和地点对晋阳双煞也是绝对有利的不是。

然而、然而,要么就是得到过高人真传、也属于那种内外双修之辈,手使狼牙棒的汉字竟然硬是把这个笨重长兵器使得灵活非常、举重若轻。劈刺挑挂、撩拨挡让,或而泰山压顶、雷霆万钧,或而飘洒轻灵如出海游龙,简直就是行云流水、得心应手。不仅气势上当仁不让,连招式竟然也不输对手。双方龙争虎斗,简直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考虑到这小子具有马上优势再加上刚一开始那一招先声夺人的气势,如果真是平等决斗,最后鹿死谁手还真是在未定之天!

两家当头老大在这里打得不亦乐乎也就罢了,而晋阳地煞闫万本与那个使天罡斧的青年的决斗更是精彩纷呈、惊心动魄。

争斗一开始,这两位的局势正好相反,晋阳地煞闫万本一发而不可收,旋风双斧绝招使开、人斧合一,几乎像一个圆球一样带着风声向使天罡斧的马蹄奔去,那架势显然是要用伤人先伤马的拿手绝招了。

晋阳地煞这一记奋不顾身一开始还真给使天罡斧的青年造成了一个措手不及,长斧虽然不断挥舞,但还是无法阻止晋阳地煞言万本的步步紧逼。好歹他坐下的神骏非同凡响,不仅久经战阵,更是通灵性一般,一个前蹄倒立,不仅躲过了晋阳地煞这必杀一击,反而在前蹄落下之际,猛一用力,竟然向地煞闫万本的脑袋上踢去。

闫万本仓皇之间只能用双斧护住脑袋身形暴退,滚出了马蹄的攻击的范围。姿势虽然狼狈,但也算有惊无险。

得到坐下神骏的帮助,青年骑士自然得势不再饶人,天罡大斧抡成一个圆圈,一记力劈华山朝着晋阳地煞那个圆球一样的东西当头劈去,那架势显然想一击成功。

地煞闫万本也不含糊,身型放得更低,竟然真像一个圆球一样在地上滚来滚去,不仅躲过了自上而下砍来的板斧,而且再次对敌方的坐骑造成威胁。

青年骑士显然不是一个一般武夫,审时度势的功夫更是一流。明白了晋阳地煞的用意之后,突然招式一变,一概原来一味以攻对攻的勇猛招式,只是把板斧横在身前,一招又一招反复使用他那套天罡十八斧的第二式------吴刚伐薪。左一斧、右一斧自上而下向那个圆球斜劈而去。晋阳地煞闫万本刚刚接近人家的坐骑,青年骑士的大斧恰好后发先制、就好像预先等着他似地斜劈下来,如果他再继续前进一寸,势必是个被劈两半的下场。好几次不是他应变及时、狼狈地滚了回去,说不定早就给劈成了两半。最后一次速度稍微慢了一点,自己的左脚上的靴子竟然被削去了脚后跟。

晋阳地煞闫万本暗道一声好险,再不敢上前进攻了,反倒让青年骑士步步紧逼、手忙脚乱地连连后退,战败估计只是时间问题。

毕竟他是靠自己的双腿不说,他那套旋风双斧的地趟式用法主要是出其不意才有一开始那么好的成效的,一旦让人找到了破解之道,人家马战的优势立即就显示出来,自己陷入被动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看看天色已经开始放亮、看着晋阳天煞闫万兆的那套昏天黑地刀法已经使到了第三遍,使狼牙棒的精壮汉子突然棒法一变,一改原来那种与晋阳天煞见招拆招的争斗,一记横扫千军开场,紧接着是力劈华山、泰山压顶、横冲直撞一招紧似一招,招招都是大力进攻、义无反顾的路数,晋阳天煞不敢以硬碰硬,几招过后已经躲到数丈之外。这时只听使狼牙棒的汉子长啸一声、也或者是他在用只有他们自己人才听得懂的语言发出了号令,紧接着狼牙棒抡成一个圆圈,率先冲过晋阳双煞身后的那些手下的包围圈。

几乎与此同时,原先那八个把麻袋放到自己马鞍前面充当挡箭牌的家伙也是一声齐啸,一起将手里的麻袋向晋阳双煞身后正在散开的黑衣手下扔去并在众人躲避和忙乱之际紧随他们的首领冲了出去。一面策马奔跑,一面将手中的连珠箭不停射出,晋阳双煞的那些随从躲闪尚来不及,哪还敢靠近?

殿后的是那位使板斧的青年。这小子更是叫绝,身子后仰,天罡开山大斧在他的身上抡成了一个个圆圈呼呼生风不说,方圆两三丈内碰着就是一个身首异处。连晋阳双煞这样的高手也只能暂避风头,不停地闪躲,更何况他们的那些手下,除了不停地大声叫喊外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行动。

“那八个自己找上门来的倒霉蛋就先还给你们!小要饭的暂且寄存在我们手里,等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后也许会考虑放他一条生路,或者把他带到我们的地盘上做个放羊的小奴也不错!你们汉人不都喜欢赞叹什么苏武牧羊吗?真让他放几十年羊后再还回你们一个老叫花子也不错!哈哈!”

听声音是那个使狼牙棒的精壮汉子在大声叫喊,最后还有一连串刺耳的笑声。

“晋阳双煞算什么东西?还弄几个叫什么齐鲁八怪的也跟着来丢人现眼!就凭你们也配和咱们契丹勇士动手?告诉你们吧,咱们契丹勇士从来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老子乃大契丹国南院大王涅古鲁手下左骁骑将军耶律大石、右骁骑将军萧道成是也!再次对阵之际,定当取汝狗命!”

马蹄声渐行渐远,只有这两声显然稍具内力的最后告别词仍然余音在耳。

“契丹狗贼胡吹大气,有本事别跑,老子与你们再战三百回合!”

晋阳地煞闫万本更是气地哇哇大叫。双方这一番骂街式的对喊实在让人有点哭笑不得,哪还有半点高手之风范!

也难怪晋阳双煞气急败坏、一肚子火气不知向谁发。要知道,这可是他们成名以来遭受到的最大失败,虽然谈不上是损兵折将,虽然现在天已大亮、杨副总管交代的瞒天过海之计也算是完成了,但就这样让那些抢走小要饭的、杀了自己十数名手下的契丹人扬长而去,无论如何都是一种屈辱和失败。尤其对他们这些整天自吹自擂、不可一世的人来说,简直就是难以忍受。

“快看看那八个麻袋里是些什么玩意?那些家伙把这八个麻袋丢给我们干嘛?”终于有手下开始转移注意力了,也开始了接下来的啼笑皆非。

“这不是齐鲁八怪这八个货吗?他们怎么跑到麻袋里去了?快看看他们是否还活着?”

等拿麻袋解开、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刚才还气得直跺脚骂娘的晋阳地煞闫万本也不禁莞尔一笑。因为麻袋里装的不是别的,竟然是他们的同类、一直迟迟没有见到的齐鲁八怪!

“报告闫首领!他们活到是活着,可好像是中了什么**一样,一个个都睡得像死猪一样不说,还满身酒气、臭不可闻。估计应该是喝酒时被下了药了!”

几个勤快的手下在检查了齐鲁八怪的情况后大声地报告着。

“弄两桶凉水把他们给我浇醒了!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真够丢人现眼的!这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不是他们咱们也不会这样被动,更不会让那些契丹人如此扬长而去、逃之夭夭!”

终于找到替罪羊了!晋阳天煞闫万兆心里正在盘算着如何收场呢,冷不防竟然有了这个意外收获,脸上自然也开始有点多云转晴。

“咦!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给仍在大路上了?全身还怎么被浇湿了?”

千奇百怪张文姜中毒最浅,第一个率先醒来,也第一个开始大惊小怪。

“奇哉怪哉,猪拱白菜。奴喜萝卜,偶喜白菜。我们几个本来在铁佛寺里喝茶吃酒好好的,怎么竟然跑到这里了?这是怎么回事?”

怪头怪脑这小子也不含糊,一醒来就急着开口说话。不过这小子也够意思,竟让还是他先道出了他的招牌。

“你们几个快闭上嘴吧!都这样了还萝卜白菜什么的,也不嫌丢人!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等我们来了再动手的吗?怎么还被人俘虏了?”

晋阳地煞闫万本终于逮到了机会,毫不客气地开始出言指责、盛气凌人。

“王八蛋,和尚也能暗算别人,竟然在招待我们的茶水中下药!老子现在非得全部扠了他们不可!”

脾气暴躁的大惊小怪李兆兴一骨碌爬起来自然是破口大骂,不禁想掩盖自己一帮人的窘境,也想转移一下围观人的注意力。实在是这件事情太有点丢人了,尤其是在晋阳双煞的面前如此出丑更是他们难以忍受的。

“行了、行了,你们别给我在这里丢人现眼了!我们几个肯定是昨晚被人算计了!快、快去铁佛寺!小要饭的在那里呢,那帮黑衣人也在那里!”

妖魔鬼怪傅希元毕竟是老大,立即明白了状况。不过这小子自持身份,虽然认栽了但仍然不愿意低下身段,所以并未直接回答晋阳地煞的提问,只是一味催促大家赶快到铁佛寺去。

“指望你们报信早就完了三秋了!告诉你们吧,刚刚我们与他们大战了一场,他们仗着骑在马上、又用你们几个做挡箭牌才狼狈逃走的。小要饭的自然也被他们带走了,现在寺庙里早就啥也没有了,还去个球呀?”

得势不饶人、晋阳地煞闫万本这次可是得意够了!不仅把自己刚才的决斗说成是大胜,而且把那些人逃走归结于他们具有骑兵的优势,最后还不忘牵上是受了齐鲁八怪的拖累。

“不对,不对!那些人根本就没有找到什么秘笈和密信,即使小要饭的被带走了,他的那个监护人无尘和尚也一定还在那里,他可是知道所有内情的,赶快到庙里去,决不能让他也跑了!”

妖魔鬼怪傅希元也知道自己现在可是百口难辨,也没脸多说什么,所以几乎是忍气吞声般地就事论事,更顾不得保密和个人考虑了。

再说,他也确实惦记着这最后一个线索,话未说完,更顾不得自己刚刚被解了毒,勉强地站起来、招呼了一下自己的同类,跌跌撞撞地就向铁佛寺冲去。

“早干嘛去了?就会做这种事后诸葛亮!再说,无尘和尚又是咋回事?你们怎么不早说呢?”

听到妖魔鬼怪傅希元嘴里新的情况,晋阳地煞闫万本也来了兴趣。一面嚷嚷着一面跟在齐鲁八怪后面追去,生怕拉下了自己。

“反正我们赶去向杨副总管报告也不差这一时,就先去铁佛寺看看也无妨。万一真找到了那个无尘和尚或者是秘笈、密信的话,咱们也算是有点额外收获。”

晋阳天煞看来也是动心了。

众人自然顾不得再打扫战场了,匆忙赶往铁佛寺。

既然是要去抓人,自然应该争分夺秒,大家都怕再出变故。

何况,迄今为止,他们也几乎是完败而已,也没有什么打扫的不是。

小说《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第十九章 鹬蚌相争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游戏小说
  3. 历史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