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我爱图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将军的灭火小娇妻

更新时间:2019-11-09 11:42:27

将军的灭火小娇妻 连载中

将军的灭火小娇妻

来源:新云栖作者:微微清风 分类:穿越 主角:苏映岚晏殊

热门小说《将军的灭火小娇妻》由苏映岚晏殊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时空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微微清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作为消防战士的陈寂在一次救火事故中意外丧生。等陈寂睁眼时却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就穿越吧,人家穿的是千金大小姐,自己却穿了个将军府最不受宠的将军夫人。还没缓过神的陈寂就被晏殊拉倒雪地一阵鞭刑伺候,紧接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陈寂再次醒来,天边的光明晃晃的刺人眼,她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全身散了架似的又疼又软。

“夫人醒了?”

她抬头,看到白檀小心翼翼的目光,询问:“我睡了多久?”

“夫人睡了有一天了,”白檀转身去拿茶壶,“夫人睡了这么久,大抵是口渴了,先喝喝水,润润嗓子。”

陈寂接过茶壶,在白檀惊骇中一口喝尽,还未来得及再开口说第二句,门口传来窸窣的脚步声。

陈寂睁眼去望,只见一袭青衣锦袍,披着赤色鸢尾花纹大氅的女子盈盈走进,一张莹白小脸上尽是笑意,“夫人醒来得真快,原以为将军这几鞭子,到底是让您多躺几日的,毕竟夫人是丞相嫡女,细皮嫩肉得紧。”

陈寂皱了皱眉,“廉弯儿?”

廉弯儿抽出细锦帕,掩唇一笑,“劳夫人还记挂妾身。”说罢她施然坐下。

只待她方落座,轻轻昂头,“夫人,白菊前些时候跑来跟妾身哭诉,说您老是苛待她,她苦不堪言,妾身见她伤痕累累着实可怜,便将她拨到了妾身房里。”

白菊是苏映岚房中的人,因惯会讨巧一直颇受苏映岚的喜爱,平素但凡有赏皆没落下白菊的一份,至于责罚便更是屈指可数。

白檀上前啐了一口,“白菊真是个喂不饱的白眼狼,平时夫人待她如此深厚,她竟在夫人背后如此埋汰夫人。”

廉弯儿觑了一眼白檀,右手抚弄着左手上的玉镯,漫不经心地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夫人,您说,这世界上哪有空穴来风的事?”

白檀涨红着小脸,指着廉姨娘怒道:“桂花头油的事情本就是廉姨娘你布的局,你从前根本就不用桂花头油的,都是用梨花拧出的汁裹着杏花熬成的头油来用,不知为何二月前偏偏不用了,倒是换做了与夫人一样的桂花头油。一月前,采纳的桂花头油只有那么点份例,那些管事处向来不敢怠慢背后有丞相爷的夫人,但那日不知为何,管事处的人偏偏将桂花头油先允给了廉姨娘你,夫人脾气直爽自是气不过,加上白菊在旁煽风点火,这才让夫人一怒之下让白菊去管事处索要那桂花头油,白菊说来也神还真拿了回来.......”

廉弯儿神色陡然一变,喝住白檀,“说话可仔细点,看清楚你是和谁说话。”

白檀所说,陈寂的确有这般印象,还记得当时白菊拿回来之后苏映岚高兴得很,为此还赏了白菊一釧白银缠丝双扣镯和一对景泰蓝珊瑚耳环,都是顶好的东西。

陈寂看了看廉姨娘,转头对白檀说:“你继续说。”

白檀点点头,强稳住心神道:“前日白菊被调去廉姨娘房里的时候,虽然只是换房,但总归不在一个院子里了,不似从前那样日日见面了,奴婢便想着去送送她,正是那日奴婢发现她的攒盒里除去平日夫人赏给她的物什外,还有些玛瑙流苏,金翠步摇,皆是廉姨娘平素最爱穿戴的,奴婢便问了一句,白菊支支吾吾的,奴婢觉得奇怪,所以跟着她出了院,听到她和廉姨贴身丫鬟抱夏说话,这才知道的事件缘由,原来这桂花头油本就是廉姨娘布的局,等着夫人你往里跳。”

廉姨娘拍着桌子愤然起身,“是又如何?但她的确推了我,害得我流产。”

白檀据理力博,“可是若不是你如此陷害夫人,在众人面前用言语讥讽夫人,夫人怎会推你!”

廉姨娘气得发笑,“上梁不正下梁歪,主子不守规矩,下人也不知道尊卑有序,竟敢冲我大呼小叫的?抱夏,把这个贱奴拉下去杖嘴一百下,我要让她再也说不出话。”

“你敢!”陈寂冷冷看着廉姨娘,“你敢动我的人?”

看着躺在床上的苏映岚未着粉黛,头发没有让任何首饰箍起来,而是顺滑得披在黑色貂毛上,既干净清丽又慵懒妩媚,像一株夏日盛开的海棠娇艳瑰丽,气质又如树兰清冷高雅。

廉姨娘不由嫉恨地咬牙,“夫人,妾身叫你一声夫人,你就还当自己真跟从前一样呼风唤雨?如今将军厌恶极了你,恨不得你去死,你觉得他还会管你身边的一个小小丫鬟?”

廉姨娘转过头冲身边两个丫鬟吩咐:“清秋,抱夏,还不把这个贱婢拉下去。”

两名丫鬟依诺上前。

陈寂翻身下床,用尽力气推开两个上前的奴婢,将白檀护在身后,“你们敢。”

廉姨娘不由啧啧,拍手鼓掌,“当真是主仆情深,可夫人现在的你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觉得你还能保得了她吗?”

白檀这里到底有廉姨娘的把柄,廉姨娘是不可能让白檀好过的,而自己现在与下堂妇没什么区别,对比廉姨娘深受晏殊喜爱,自己真是敌不过.....但她是何人?是在大火里都无所畏惧的陈寂。

陈寂直视廉姨娘,双眸平静得竟让廉姨娘有些发憷,“我虽不无将军夫人实权,但你可别忘了,我还是丞相嫡女,你倘若执意如此,我不怕闹到丞相府,皇上面前,到时你觉得是你吃亏些,还是我?”

语气里有着浓浓威胁,廉姨娘不由皱眉......苏映岚说得无错,强行这般下去,依照苏映岚这幅模样只怕会闹到将军那儿去,将军虽是会偏袒自己,但指不定白檀到时候又会将这番话说给将军听......若是丞相府再插手......

廉姨娘招了招手,让两个丫鬟撤了回来,嗤笑一声,“夫人这是害怕无人伺候,所以才这么竭力保个贱婢?”

廉姨娘扭着蛇腰起身,步步生莲,走到陈寂面前,勾了勾她的下颚......越是凑近的看便越是觉得苏映岚这张脸长得分外惊艳。

都怪这个女人,若不是她,这个主位便是自己的了。

“夫人,你害死了将军的孩子,你认为将军还会喜欢你?”廉姨娘低低一笑,语气陡然转狠,甩开苏映岚的下颚,“真是痴人做梦!”

廉姨娘直起身,双手握住手炉,又是娇笑,“将军已经将中馈之事全权交由妾身,夫人您还是好好安心养身子吧。”

她原以为会得陈寂怒斥几句,没想陈寂看也不看她,只是和白檀说着话,不由一气。

......这个苏映岚倒是转了性子,平素说个一两句就能跳脚的人,此刻却能沉稳如钟,反观自己,挑事不成,还落下风,白白受气!

领着两个丫鬟踅身直直走了出去。

出了房门的廉姨娘不住跺脚。

清秋连忙道:“廉姨娘注意身子,您现下方方小产。”她将‘小产’咬得极重。

廉姨娘回过神,抿了抿嘴,朝抱夏骂道:“你也是,说话都不仔细些,竟然让我们的事情被那个白檀听了去。”

抱夏跪了下来,“廉姨娘,奴婢一时没察觉,这才让白檀那个小贱人听了去,廉姨娘您饶了奴婢吧。”

廉姨娘回头看雕花隔扇,漆色饱满光亮,想起方才进去的感受,四扇用白玉翠玉雕成的锦屏,一张金丝楠木桌子横亘西北,上面罗列文房四宝,偏东处紫檀长方几面带底香几摆放红木雕漆描金镜台与镂梅妆奁,正中则放着一张硬木雕梅洞月式架子床,空中有淡淡甜腻的香味......自己再受将军宠爱又如何?自己住的屋子连苏映岚屋子里的一块砖瓦都及不上。

她气得发笑,“她以为她当真能保住那个丫鬟?”

廉姨娘望着帘子般的飞雪,眸色一动,转头对清秋说,“这天气冷了,夫人还生着病,炭火不够用,房间里又四处漏风,这病如何能好?你去告诉管事处的,让他们给夫人房间里多加几道帘子,火炉也多加几盆。”

清秋为人机敏且稳重,当下便听出廉姨娘言下之意,应诺地退下了。

小说《将军的灭火小娇妻》 故人来访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科幻小说
  3. 仙侠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