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我爱图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云山此去事事休

更新时间:2019-11-27 11:51:17

云山此去事事休 连载中

云山此去事事休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南邻若水 分类:武侠 主角:陆云休落尘

主角是南邻若水的小说叫《云山此去事事休》,它的作者是陆云休落尘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情缘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原是江湖上颇有威名的武林世家,不料一夜之间遭遇了灭门惨剧。此事来的蹊跷,无人敢去探究灭门背后的恩怨。江湖一时群龙无首,各大门派因此蠢蠢欲动,纷纷想争取江湖第一的位置。十五年后,看似风平浪静的江湖,突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染砚话一出口,染墨便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她扭头看了眼一旁的染砚,虽然心里依旧有所不甘,但是比起陆云休,她还是更加在意染砚的话。

吵闹的两个人终于安静了下来,山谷中便又恢复了寂静。其余五人都安静的走着,只有闲不下来的陆云休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手中的狗尾草,漫不经心的看着路上的景色。

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逐渐变得热烈。空气变得有些干燥,陆云休身上出了一层薄汗,隐约觉得有些口渴。她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刚想管白阅要点水喝,便听到一旁染砚的惊呼。

“落羽师姐!师姐你怎么了?!”染砚的声音带着焦急和担忧。

陆云休听到声音,扭头向染砚看去。只见落羽倒在染砚怀中,双目紧闭,脸色也苍白没有血色。

见到落羽这副样子,不仅是陆云休,就连染墨和落尘都慌了神。落尘松开缰绳,急忙从染砚怀中将落羽抱过来,随后快步走到了阴凉处。

“你们不必慌张,落羽许是中了暑,休息片刻便能恢复了。”白阅说完话,掏出手巾拿水沾湿,随后覆盖在落羽的额头上。

许是落羽被冰凉的手巾**到,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她虚弱的睁开眼睛,看着身旁的落尘,张开嘴想说些什么。

落尘紧盯着落羽的口型,迟疑了一下,猛然反应过来。他站起身子,快速从马鞍上取下水袋,随后又回到落羽身旁。落羽见落尘懂了她的意思,有些吃力的勾了勾唇角。

“你别动,我喂你就好。”落尘说完话,倒了些清水在手心,小心翼翼的将水送到落羽唇边。

清水一点点流入落羽口中,落羽原本苍白的脸色也终于恢复了一些血色。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难受的表情也缓和了许多。

染砚见落羽的脸色恢复了平静,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低下头,只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落尘,目光便被落尘的手紧紧的锁定住。

只见落尘被衣袖掩住的左手,和落羽的右手紧握在一起。他们十指相扣,虽然将手藏在袖子中,但依旧被染砚抓了个正着。

看着那紧握在一起的手,染砚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他紧抿着嘴,远远的站在染墨身后,黯然的神色刚好被染墨的身影挡到。

借着落羽中暑休息的机会,白阅一行人也干脆坐在阴凉处歇歇脚。

阳光越来越热烈,路上的鹅卵石被太阳照的有些发烫。树林中已经有些知了开始鸣叫,在这寂静的山谷中,知了的叫声显得突兀且聒噪。

一旁的马儿乖乖的站在路边,低头吃着青翠的野草。蚊蝇围着它们打转,只见那乳白色的尾巴用力一甩,那些嗡嗡叫的蚊蝇便瞬间没了踪影。

陆云休眯起眼睛看着有些刺眼的太阳,估摸着时间已经到了晌午。早晨吃的那些清粥早已经消化完,陆云休只觉得此刻饥肠辘辘,体力也已经消耗了大半。

就在六个人都安静休息的时候,陆云休的肚子突然咕咕叫了起来。她睁大眼睛,看了看周围人的反应,急忙羞愧的无助了自己的肚子。

白阅见状,不禁觉得好笑。他摇摇头,打开了陆绾给他的包裹,随后拿出一块糕点递给了陆云休。

一股蒸糕的香气扑鼻而来,陆云休咽了咽口水,扭头看着白阅,眼睛里都迸出了光亮。

“都饿成这样了还逞强?若是你饿坏了肚子,谷主又要找我算账了。”白阅直视着陆云休的眼睛,关切的语气中又带着一丝责备。

陆云休听完白阅的话,脸颊瞬间红的像个猴**。她伸手接过蒸糕,低声嘟囔了一句:“多谢白药师。”

说完话,陆云休便一口咬掉了大半个蒸糕。她一边咀嚼着,一边口齿不清的惊叹道:“这,这个蒸糕,好好吃啊!”

白阅看着陆云休一脸惊喜的模样,心里也很是欣喜。不知为何,陆云休夸赞陆绾的话语,听在白阅耳中也不禁自豪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落羽已经恢复了体力,其他人也都吃过了午饭。白阅见所有人都休息好了,便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开口说道:“都休息好了,我们便赶路吧。”

其余五人闻言,点点头便跟着站了起来。落尘见落羽起身的样子还是有些虚弱,急忙伸手拉住了落羽的手腕,顺势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落羽被落尘的行为吓到,急忙挣扎想要挣脱落尘的怀抱。孰料落尘不仅没有松开落羽,反而将落羽打横抱起,随后又将她放上了马背。

“你刚恢复过来,还是不要急着走动吧。”落尘牵起缰绳,与其说是和落羽商量,倒不如说是对她的命令。

白阅见落尘将落羽放上了马背,便也将陆云休抱到了马背上。他扭头看着落羽,抿起嘴笑了笑,柔声说道:“落尘说的没错,连续走了一上午,纵然是男子也有些吃不消的。我们干脆上马赶路吧,还有几个时辰就天黑了,我们还要在天黑之前找到客栈呢。”

白阅说完话,便踩着马鞍坐到了马背上。落尘见状,立即翻身上马。他伸出一只手搂在落羽的腰间,防止落羽掉到马下。

染墨看了看落羽,又看了看陆云休。她抿起嘴角,扭头瞥了眼染砚,略带羞涩的说道:“染砚,你看人家都上了马了,咱们是不是也……”

“嗯,你也赶快上马吧。”染砚没等染墨说完话,便直接打断。

染墨闻言,害羞的笑容立即僵在了脸上。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又好声好气的暗示:“可是,人家个子矮,上不了马……”

“怎么会?你平时骑鹿的时候动作那么利索,怎么换成马就上不去了?”染砚没有听懂染墨话里的意思,脸色也有些疑惑和不耐。

染墨见染砚这么不解风情,逐渐也有了怒意。她咬紧嘴唇,努力将怒气压下去,点点头笑着解释:“鹿比马矮许多,我自然骑鹿比较容易。这马这么高,我怎么上的去嘛……”

染砚听完话,立即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他伸出手,搂住了染墨的腰肢,随后将染墨拦腰抱了起来。

染墨见染砚终于反应过来,不禁长舒一口气。她闭上眼睛,紧抿着嘴唇,压抑着惊喜激动的心情。

“马鞍就在你脚前,你踩住马鞍,用力一蹬就坐上去了。”染砚看着马鞍,十分平静的对染墨说道。

听到染砚的话,染墨立即睁开了眼睛。她低头看了看马鞍,又看了看地面,原本激动的心情顿时变成了疑惑和不可思议。

此时的染砚和染墨两人,正保持着一种尴尬且僵硬的姿势。染砚双臂抱着染墨的腰肢,身子微微后仰,看起来有些吃力。而染墨双脚悬空,身子倚靠在染砚的胸膛上,整个人都被迫向后仰着。看着这两个人别扭的姿势,只要染砚一个失重,两人便能一起往后栽倒。

“染砚,你都将染墨抱起来了,为何不直接把她抱到马背上?”白阅看了眼有些尴尬的染墨,忍着笑意问道。

染砚闻言,先将染墨艰难的放在了马背上,随后回答:“我若是这次直接将染墨放在了马背上,她自己不会上马,以后也必定是要别人帮忙的。现在我教会她上马,以后她再遇到这么高大的马,也懂得自己怎么上去了。”

听完染砚的解释,白阅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染砚见白阅点头,以为是对他这个做法的赞许,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染砚这一笑,倒让染墨觉得有些丢脸。她黑着脸,伸手在染砚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气呼呼的扭头不看染砚。

染砚感到腿上传来钻心的痛感,不禁紧皱起眉头。他痛呼一声,伸手揉着被染墨掐痛的地方,大惊失色道:“你,你干什么!”

“给你点教训。”染墨咬牙切齿的说完这五个字,又闭嘴陷入了沉默。

等到六个人都坐上了马,白阅双腿轻夹马腹,骑着马顺着蜿蜒的山路往外走去。这条悠长的山路已经走了几个时辰,白阅算着时间,也估摸着再有不久,便能走出山口,赶往闹市了。

时间已经过了正午,一天中最热的时间已经过去,随后便逐渐变得凉爽。越接近山口,山风便越是强烈,丝丝的凉意吹拂着六个人的衣裳,原本的燥热和焦躁都一扫而光。

陆云休被汗水浸湿的衣裳经过山风的吹拂,变得更加冰凉。湿凉的衣裳紧贴着陆云休的皮肤,凉气侵袭进陆云休的体内,让陆云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半个时辰不到,白阅一行人便走出了山口。出了山口之后,是一段荒凉的土路。据白阅说,这土路两旁原是乱葬岗,如今因为附近有人居住,这乱葬岗便荒废,变成了出山和进山必经的道路。

陆云休听完白阅的介绍,更是觉得头皮发麻。这条路周围都是荒草,草丛里若隐若现着动物的头骨,也不知是猎户留下的,还是被别的野兽吃掉的。原本就荒凉的土路被白阅一说,更显得诡异可怕。

小说《云山此去事事休》 第十九章 赶路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逆袭小说
  2. 现代小说
  3. 搞笑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