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我爱图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西楼恩仇录

更新时间:2019-11-27 11:51:21

西楼恩仇录 连载中

西楼恩仇录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一纸河川 分类:仙侠 主角:月西楼柳纨

甜宠新书《西楼恩仇录》由月西楼柳纨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一纸河川,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为了他,不惜与整个武林正道为敌,沦为魔教妖女。他为了她,自愿忍受千夫所指,毒蛊缠身。然而当他们携手跳下山崖,醒来的却只有她一人。身旁的他尸首无存,是死是活,一切成谜。他日久别重逢,他告诉她,自己早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西楼匆忙逃出天麓时,夜色已深沉几许。

虽说这昆仑与天麓两两对望看似不远,可一来一去,却也耗费了大半天的时间。排去与汤圆厮磨的几炷香功夫,这一趟,月西楼觉得自己走得并不轻松。

想着,月西楼摸了摸别在腰间的短笛。那笛子的材质谈不上有多特别,只是寻常人都知道的黑木。倒是光泽比普通货色要柔亮一些,除此之外,便无其他另类之处。

她取下短笛,对着头顶硕大的满月吹了一吹。笛腔内瞬间传出一阵怪异的乐声,像是女人的哽咽。

月西楼暗想道,好歹自己也是锦乐门堂堂正正的琴宗弟子,不说什么通识音律,却也不至于吹出这样难听的笛音。这声音若是被苏师兄听到了,肯定又要大肆嘲笑自己一番。

一想到苏念还在谷中等着自己,月西楼不由得加快了回程的步伐。

早过了清秋微凉的时节,转眼就要即将入冬。忘忧因背靠昆仑雪山的缘故,每年的冬天都会更早一些。现下的忘忧谷虽还是鸟语花香、绿意环绕的的盛景,可滚荡的风中却带着霸道的寒意。

月西楼骑马走在谷中,似有似无地闻出风中裹挟的血腥气息,那气息使她惶恐不安。

十年前的夜晚,月西楼只身躲在小小的米柜之中,鼻尖荡漾着的,也是这样甜蜜而糜烂的血腥之气。米柜外横尸遍地,血流成河,而她颤颤巍巍,将这味道刻在心尖。

十年后,这熟悉的气息再次迎面扑来,仿佛一头等候自己多时的猛兽,磨牙嚯嚯。

没等月西楼一探究竟,苏念便嘴角带血地由淮川、舒礼二人一路拖行至跟前。

淮川神色焦急道,“师妹!你终于回来了,快去救救季师兄!”

月西楼定睛一看,见往日虎虎生威的苏念此时歪头斜脑,满脸血迹,不由得心中一凛。

“冷傲霜趁掌门不在,假借造访之名强闯忘忧谷,现如今正带着若干弟子与季师兄论战。”舒礼从旁补充道,“门中弟子本就不多,掌门带去了一些,留守的更没有几个。我们......我们都顶不住那疯女人了......”

再看淮川、舒礼二人,同样满脸血痕,伤势惨重。月西楼也顾不上说什么,只埋头朝锦乐正堂加急赶去。

果不其然,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季师兄派自己出谷送信,不仅仅是为了冷清云,也是为了保护自己免受冷傲霜刁难。可冷掌门突然登门拜访,他必定知道事出有因。而这个因,除了季师兄自己以外,又还能有谁?

一时间,月西楼心乱如麻,连汗都无心擦上一擦,一路朝锦乐门堂前狂跑。

等她赶到大堂时,季师兄正瘫倒在地,伤口累累。

其余锦乐门弟子也都各个伤势不轻的模样,惨叫**声此起彼伏,厅内血腥气浓厚,亦如多年前的徐府之夜。

月西楼顺着季师兄的方向看去见,一女子正持剑伫于锦乐堂前。她着一身天蓝色绸袍,面色阴冷,气质寒凉。而她手中的那把长剑,光芒璨动,凝滞着一片鲜艳的血渍,煞气难挡。

“又来了一个多管闲事的小丫头。”女子朱唇轻启,深噙一抹讥讽:“冒冒失失的小朋友,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月西楼强装镇定,拔出腰间的碧水剑,正色道:“天麓门的冷傲霜冷前辈,晚辈早有耳闻。”

那女子长眉微蹙,满眼戏谑:“看来暮沉舟把你教得很好,你很是乖巧得体。”

见月西楼一言不发,她又道,“我喜欢你一脸倔气的样子,不如随了我一同回天麓山如何?做我天麓门的弟子,也比在这人少势微的锦乐门好。”

“师妹......”季云帆伸出一只血迹斑斑的手,颤言道:“你快走......”

月西楼回头一望,见师兄惨状,心中怒火更旺上三分。

只是如今硬碰只会徒增伤亡,也只有尽量拖延时间,等暮掌门回谷再主持大局。

西楼倒吸一口凉气,冷静道,“晚辈多谢冷前辈美意。只是晚辈心想,冷前辈混战到现在,想必还没来得及喝上一盏茶吧?不如由晚辈为您斟上一壶,您也好休息休息。”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小算盘,你看看你的师兄弟们这龇牙咧嘴的落魄样子,你觉得,我是来锦乐门喝茶的吗?”

“同为女子,我不屑伤你,但你让季云帆发誓,发誓以后再也不纠缠清云,我即刻便走。”

“纠缠?什么叫纠缠?”季云帆徒然站起,满目凄切地看着眼前面色冰冷的女人:“当初我在天麓门门前反复磕头问罪,求见清云,你不理不睬,还将我打成重伤,让我滚出天麓。”

“如今我退居相隔数十里的昆仑忘忧,只偶尔在伯牙峰上偷偷看一眼天麓群山,聊表思念,这难道也算纠缠?”

“算!”

冷傲霜忽而大怒,面容扭曲:“当年要不是你加以劝诱,向来懂事的清云怎会背着我与师祖自行下山!如果他不下山,又怎么会遇到乱贼流寇,被打得经脉尽断!从那天起,我便告诉自己,我天麓从此与你季云帆水火难容!你拜了暮沉舟又如何?该杀的时候,我一样不会心慈手软!”

冷傲霜疾风骤雨般地朝着季云帆发出一通嘶吼,鬓边几丝散发如同风中败絮,配着那带着三分凄绝的哭腔,月西楼竟也看得有些不忍。

“让你弟弟变成现在这样的是那些乱贼,你就算恨我,你冲着我一人来就是,为何要打伤我的师兄弟们?他们与清云之事无关,你无非就是无能,若有在这锦乐门大开杀戒的功夫,何不好好想想如何救救清云。”

“呵......你以为我不想吗?”冷傲霜惨淡一笑,神色苍白如同一朵濒临枯死的雏菊:“医仙琴澜都束手无策的事情,我又能有什么办法?我能做的,无非就是让你离我弟弟再远一点,最好滚出云滇,滚到我看不到的地方去!”

“既然你如此执意想杀我,那不如现在就动手好了。让我不再纠缠冷清云,我做不到。”

语罢,季云帆缓缓闭上双眼,任由鼻口绽出几朵艳丽的血花。堂中众人都看得出,季云帆早已气息大乱,如果再不加以克制,恐怕很快就要撒手人寰。

月西楼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季师兄,心中悲戚无从安放。冷傲霜见季云帆一副视死如归状,也不废话,扬起手中利剑,狠狠朝季云帆刺去。

然而发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冷傲霜会刺穿季云帆时,那把剑却横生生地停在了空中。

连带一怔的不仅仅是季云帆与月西楼等人,还有冷傲霜自己。

这又是怎么了呢?明明可以一剑杀了自己一直想杀的人,以泄心头之恨,如今真的动起手来,反而心有他念。

冷傲霜瞥了眼季云帆腰间的山茶花串,那花串看得她甚是刺眼。

她别过头去,放言道:“留着你们锦乐门弟子的狗命去八门论武吧,到时候,我天麓弟子会亲手了结你们!”

言毕,冷傲霜携众弟子拂袖而去。季云帆软软地倒在了月西楼身上,他已经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

迷迷糊糊中季云帆听到月西楼哭泣的声音,她扯着嗓子告诉自己,如果冷傲霜再多加刁难,便给她看那个东西。

季云帆颤抖着手抚了一抚腰间的山茶花串,微微一笑。月西楼也已猜到,冷清云口中所说的东西,就是季师兄时刻佩戴在腰间的山茶花串。如今那无暇的茶靡,也被迫染上了季云帆的鲜血。

一红一白炙热交缠,好像一辈子都不会分开的样子。

三日后,暮沉舟匆匆回谷。一同带回谷的,还有琴澜前辈特意为季云帆调制的药丸。

暮沉舟收到季云帆快报,料到门中定然伤势惨厉,于是向琴澜伸手要了几味万能丸,替季云帆与门中弟子疗伤。

欣慰的是,苏念、淮川、舒礼三人伤势相比季云帆略轻一些。三人由月西楼辗转喂服几副汤药下去,不出半月便也恢复了大半。而苏念与众不同些,装了几天的病让月西楼伺候自己,被月西楼发现后一顿痛骂。

忘忧谷很快恢复了从前的宁静。

又一日,月西楼兀自爬上伯牙峰峰顶观景,恍惚间掐指一算,发觉距离八门论武的日子越来越近。

被天麓门掌门这么一闹,八门论武锦乐可谓占尽下风。还没开打便折损严重,届时八门精英云集,月西楼不知道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西楼喃喃想着,发现季师兄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他穿着素日里的大弟子装束,脸色比从前憔悴。想是还没有完全痊愈,站在风中更显单薄。不过不仔细看倒也察觉不出什么,无非就是看上去更加疲惫了一些。

两人沉默片刻,季云帆道,“月牙儿,这次还是要谢谢你。”

“谢我什么?”月西楼一脸疑惑。

“谢你告诉我,他心里还有我......”

冷清云摘下腰间的山茶花串,放在手心,温柔道:“清云出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十多年过去了,他境况如何我也无从知晓。我只想看看他,听他说说话,如今听到你的传达,我心满意足。”

停顿几许,季云帆又道:“清云.....清云他还好吗?”

“他很好,你放心。”月西楼看向远处翻滚的云海,万籁俱寂的流动像极了此刻自己的内心。

“那你难道不好奇我与他之间的故事吗?”

“好奇什么?”月西楼咧嘴一笑,独自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你的苦,我都知道。”

小说《西楼恩仇录》 第九章-霜降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穿越种田小说
  3. 女强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